| 南教云平台
当前位置:奥门威尼斯人堵场 > 师生作品 > 教师作品

西澳行纪

信息来源:奥门威尼斯人堵场-澳门威斯尼人网站 信息提供日期:2019-11-10 【字体: 视力保护色:

前言:2016年,我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所中学做汉语老师,工作之余利用假期环游了整个澳大利亚。几年过去,唯独西澳,格外叫人难以忘怀。

 

“读万卷书,才看得清皓月繁星;行万里路,才能回到内心深处。”

斯那天是阴天,还下了点小雨。从机场到旅馆的公交车上,隔着车窗观察这个城市。人很少,树很多,安安静静的。

斯是西澳首府,也被称为“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”。原因之一是地处澳大利亚一隅,地理上与其他大城市都隔得极远,交通不便,机票也不便宜。比起来这里旅游,很多澳洲人都更愿意去趟欧洲,于是这里人更少了,算是冷门旅游城市。

    初到斯,就被一种孤独感笼罩,加上这里与墨尔本有两小时时差,以及上一段北领地冒险之旅太累,整个身体处于一种极度疲惫的状态。

我是带着这样一种疲惫感开始这趟旅行的。第一天,车在无人区的荒原里几乎开了一整天,中途短暂停车也是为了看沙漠石林景观,可这并不是我所喜爱的。那天,天是灰的,我也几乎昏睡了一整天。天黑后才到达住处,荒郊野外的一个旅馆,能清楚地听见风声、雨声、虫鸣声,夜里也极冷。咽下难吃的晚饭的那一刻,突然有种坚持不下去的感觉,脑子里也全是前一天与父亲关于人生和理想的谈话,大概身体疲惫的时候比较容易想家吧。

第二天早起,活动是远足。我不是个喜欢这类活动的人,几年前去过张家界后就发誓此生再也爬山了。可澳大利亚人是极其热爱运动、运动神经非常发达的,登山远足在他们看来再有意思不过了。所以来这儿后,我的誓言屡屡被打破。誓言嘛,说出的话嘛,乐趣就在于被打破么。

    好处是身体素质提高了不少,两小时手脚并用的远足之旅完成得相当轻松。不禁油然而生小小的满足感,登高远眺赏美景倒是其次了。印象深刻的一处景是山谷小溪,溪水清澈极了,两岸是风化后形成的层层叠叠的高大的猩红色的岩石,远处是苍绿的矮山。这种粗犷原始自然的美,大概也只有在澳大利亚能见到了。

    另一个很深的感触是当地人的环境保护意识。他们是真的热爱着这片土地和大自然,所有景区的人为标志和建筑减到最少,力求保留自然状态;导游一直提醒路上见到垃圾就要捡起来带走,他自己也是这样做的。

说到导游,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,约摸四五十岁,胡茬白了,留着棕色长发,扎了个马尾,戴一顶牛仔帽和一副墨镜,脚蹬一双马丁靴,身体健壮,背着一个看起来很沉的双肩包。可爱之处在于破破烂烂的包上居然挂了个大大的粉色布娃娃,糙汉子和少女心的碰撞,着实有趣。他爱摄影,相机镜头也是意外的长,喜欢给我们照群体相,并且很会摆造型,比如在沙漠石林里,他让我们每人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,叫一二三之后一起跳出来吓他;在贝壳海滩上,以天空为背景,大家站成一排,手捧贝壳,跳起来的时候同时往高空抛出。他还是乐队主唱,路上一直给我们放他们乐队的歌曲,风格是偏乡村摇滚的。

来澳之后,见过的有个性的导游很多,印象最深的是上一趟北领地的Dan。他算是典型的澳大利亚大老爷们,满口粗话,却会一个急刹车让小动物先过马路;批评我们时毫不留情也不道歉,却半夜起来给我们添柴火,确认我们的安全;穿着放荡不羁,却爱吃软糖、爱做鬼脸;看我在写日记,满脸嫌弃和不屑,却在最后告别时给了我一个温柔如水的拥抱。

澳大利亚的旅行团和国内的很不一样,因地广人稀,景点之间也隔得远,近的需要两三个小时车程,远的四五个小时甚至更久,所以如果没有车,几乎寸步难行。不管行程是一天、三天还是五天,导游都兼任司机和厨师,一个人、一部小车、一车游客,就这样走天下了。因为人少活多,所以强调团队合作,做饭、搬运行李等等,每个游客也都是工作人员,是整个团队的一员。他们不是来坐享服务的,而是来同他人一起完成整个旅程的。西方文化里强调独立,在整个旅行过程中,你需要对自己负责,不仅仅是饮食起居,还有你的情绪、你的参与度和配合度。

惊喜出现在这天下午。依旧是开了很久的车,突然一个转弯,到了一个叫Monkey Mia的海豚保护区,导游说我们今晚住这。放下行李,我就迫不及待地奔向海滩。太美了,太蓝了,目之所及,一片蔚蓝,我没想过西澳的海也能这么美,之前所有的抑郁情绪,突然一扫而光。我是在这一刻开始相信大自然的治愈能力的。我爱看海,爱它的颜色,爱它的广阔,看多少遍都不会腻。西澳的美,大概就在于费了很长时间穿越无人区的荒原、山谷和沙漠,眼前突然出现一片蔚蓝到窒息的海的那种惊喜和新生之感吧。因为我知道前方有些什么在等着我,所以永远不会停下追寻的脚步。

第三天,早起看日出。算是第一次看海上日出,朝阳柔美的光辉静静铺洒开来,远处的天际、近处的沙滩和草丛都被映成了粉色,真好看,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温柔了起来。之后和几百号人一起在沙滩上等待海豚来浅滩用餐。第一次近距离观看海豚,还是在大海里,这种体验也是新奇的。来澳洲后,有了好多新体验。跳伞、潜水、坐热气球、坐直升飞机、看萤火虫洞、看银河、野外露营、当背包客、独自旅行等等。这片土地给了我太多,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告诉我,世界还可以是这样的,世界远远不止你我眼中的那一面。

    第四天。因为不会潜水,报了跟其他人都不一样的项目,从报完名到开船有三个多小时的时间需要打发。没有信号也没有网络,游客不多。我独坐在沙滩边,看着眼前纯净到不可思议的海水,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,只有在梦里才会有这样的海吧。拍再多照片和视频都无法记录下我此刻所感知到的一切。我可能真的是在梦里吧,太不真实了。余生之中,这样的感动也不知道还能有几回。

     船上遇到又美又可爱的加拿大妹子,一见如故、一拍即合,第一次觉得语言和文化并不是隔阂,短暂旅程结束后,给了彼此结结实实的拥抱和祝福。可是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,缘分的妙处就在于此吧。晚上和团里的朋友们聊天,越发认识到各国文化的差异,也越发觉得自己有很多新事物需要去尝试。尽管放心大胆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好了,因为生命中能这样任性的时刻实在不多。

    第五天,潜水尝试。第一个潜水的海滩风浪大,也险,岸边全是礁石。在同伴的鼓励下,我鼓足勇气一边深呼吸一边往海里走。可由于不安全感太强烈,海水没过腰部时,一个风浪打来,失去重心摔在了海底的礁石上。小腿划出了几道伤口,一阵疼痛感袭来,我决定放弃了。心里是很失落的,因为自己无法克服对水的恐惧。

第二次浮潜,想着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在澳尝试潜水了,无论如何决定一试。一开始还是害怕,戴上浮潜面罩后,视野变窄,海似乎没那么可怕了。习惯用嘴呼吸后,把头埋进水里。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水下世界,太特别了。有细沙,有贝壳,有鱼群,还有晃动的光环。原来从水下看世界是这样的,我从来都不知道。慢慢习惯这个世界之后,试着把身体放松展平。这时游过来一群波光粼粼的小鱼,我想跟着它们看过去,有意识地控制手脚划水,忘了是哪一个瞬间,才突然发现自己是在游泳。跟着鱼群找到了小丛珊瑚,珊瑚里有大大小小的条纹鱼窜来窜去。其后又往更深处游去,近处的水是透明,远处是青色,身下是白沙,我觉得自己好像又置身梦境了,又好像回到了生命之初的母体中,宁静又幸福。直到被同伴叫上岸,我依然不愿意离开这个美丽的梦,不愿意离开这个对我而言全新的世界,从此大海能给我的再也不只是表面上的蔚蓝了。

傍晚爬到灯塔处看海上日落,团里的女孩儿们将其变成了一次自拍活动。虽然差点错过日落,但格外开心。回程路上,在机场遇到一个德国妹子,同一班飞机去斯转机,我是夜里的飞机,她是第二天早上的。她英语口音比较重,理解起来有些费劲,但并不影响交流。两人在机场百无聊赖,她买了本数独书,静静地做着,我看看书码码字听听歌,相互也不说话了,但这种长久而不尴尬的沉默,让我觉得舒服极了。独立不打扰,却又彼此依赖的感觉,太宝贵了。旅行的意义永远不只在于沿途的风景,也在于路上遇到的可爱的人们。

“常常我跟自己说,到底远方是什么东西。然后我听见我自己回答,说远方是你这一生、现在,最渴望的东西,就是自由,很远很远的,一种像空气一样的自由”。我站在北领地的荒原里、西澳的沙漠里时,才终于在一瞬间理解了三毛的感受。

还有好多故事,记录下来了的,没记录下来的。我把自由浩瀚留在塔斯马尼亚,把躁动不安留在悉尼,把恬静柔情留在东海岸,把自然淳朴留在南澳,把原始冒险留在北领地,把冲动孤独留在西澳,把另一半的我留在墨尔本,把梦一样的三次旅行留在血液里,刻进身体里。我想把世间美景都看遍,也只想把某些时刻独享。

2016.10.2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